•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西昌教育网 > 西昌初中 >

    中共西昌西乡地下组织的活动情况...............

    时间:2013-04-11 17:3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0 通过各种办法,收拾乡长马思孔,使西宁乡公所处于半瘫痪状态。1948年,马思孔当选为西宁乡乡长后,积极效忠旧**,*了不少坏事,老百姓痛恨,不打倒马思孔,西宁乡不得安宁。西乡**通过各种渠道,收集了马思孔不少劣迹,如贪赃枉法、吸**、赌博、**等等。
      

    200

    通过各种办法,收拾乡长马思孔,使西宁乡公所处于半瘫痪状态。1948年,马思孔当选为西宁乡乡长后,积极效忠旧**,*了不少坏事,老百姓痛恨,不打倒马思孔,西宁乡不得安宁。西乡**通过各种渠道,收集了马思孔不少劣迹,如贪赃枉法、吸**、赌博、**等等。首先在乡民代表会上进行**,揭露丑闻。发动地方士绅、袍哥大爷、乡民代表和稍有头脑的民众500多人联名向西昌地方法院控告。法院曾传讯几次,开庭几次,马思孔仗持其后*硬,拒不到庭。多次发动上千农民到乡公所请愿,在锅盖梁街上****。各保保长纷纷送呈辞职报告,消极怠工。通过这些办法,大大挫败了马思孔的嚣张气焰。前任县长陈耀枢、后任县长邓凯南(青年*西昌县头目)和西昌警备司令部派人来西宁视察时,一再给马思孔打气,向各保长施压,说什么“西宁乡的刁民如此猖狂,背后必有*匪捣乱,应从严惩办!”杀气腾腾。敌特西昌站派了三名特务分子在锅盖梁街上以开“三友食宿店”之名,明察暗访地下*情况。由于战争形势急转直下,旧**不久**,才没有发生重大流血事件。

    (赵金奎)

    1950年“五一劳动节”,新成立的**西昌地委、**西昌县委和军分区共同在白塔寺西昌军分区大院内举行了老解放区和新解放区***员会师大会,**西昌地下*从此成为历史。

    1950年初,蒋介石的门生胡宗南飞来西昌,大肆招兵买马、封官许愿,妄图在西昌与我军决一死战,一些不识时务,妄想升官发财的糊涂虫十分活跃,不仅拉一些亲朋好友前往招兵站报名投军,甚至到一些墓碑上去抄些死人名,鱼目混珠,骗取封赏。形形**的“光”字、“平”字、“亮”字等部队多如牛毛,十分混乱。

    自从伍培英不与我地下*接触,我地下*便不知伍部详情,直到12月12日县委和****同志半夜时分听到泸川、魏家滩一带枪炮声大作,才知伍部已**,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做些补救工作:一是发动*员和乡民互助会员向广大**群众讲清楚,过去24军136师虽然很坏,扰民、害民,但是这一次**,投******和**解放军,是正义行动;二是**官兵都是穷人出身的阶级弟兄,死亡的要安埋好,**的想办法治疗,隐蔽下来的协助化装后紧急疏散。三日后西昌警备司令部果然派兵下来清乡,搜查伍培英部官兵,一个也未找到。

    七、建立地下交通线,掩护*的***部

    马识途同志发出“开展武装斗争”后,冕宁、会理积极筹备。冕宁县委曾于1948年冬在后山设政工处,办了三期训练班。谢克群同志曾1948年和1949年春,樟木箐乡茅坡樱桃熟时,约赵金奎上山“吃樱桃”。他们二人实际上并没有吃樱桃,而是走遍了茅坡、甘落地、陡牌、大小麻柳、西漂等地,带上*粮边走边看,看到高耸入云的牦牛山和起伏不平的丘陵、茂密的林木、清凉的泉水赞叹不已。克群同志说:“在这些地方打游击最好了,进可攻退可守,距小庙机场和乐西公路很近,一旦从这里出发,占领小庙山和天王山,控制机场和公路,西昌就唾手可得了。”他说:“现在关键是我们的同志要有人熟悉彝族地区情况和语言,更主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和熟悉彝族的头人就好办了。”他问赵金奎:“西乡的同志中有没有这样的人才?”赵说不知道。两人将已发展的*员中逐个分析,也没有这样的人。后来又曾问过朱雨苍,他说也没有。几次在安宁河边开会时,一谈到此,大家只好望山兴叹。

    1949年7月,以文东、农西两支部为基础建立**西乡**,谢克群任书记,高汉东、朱雨苍、赵金魁为委员。同年10初,**西昌地下县委在西宁乡五显庙村成立,谢克群任县委书记后,**作了调整,由朱雨苍任**书记,谢克群、高汉东、谌志贤、赵金奎为委员。

    为了弄清敌情,夺取武器,西乡**也派一些*员报名入伍,如文东支部就派*员杨荣成同志打入胡宗南的“光”字部队任文书上士,搞到两支步枪和一些子弹,了解了敌情,解放后全部上交。

    到进步组织中苏友好协会主办的业余学校读书。他勤奋好学,发奋图强,1939年考入西康技艺专科学校读书。1945年7月在宁南县立中学教书,1946年3月由王月生同志介绍加入*****。入*后,他积极为*工作,先后发展赵金奎、杨荣国、张光华、肖祖惠、马世明、杨荣成等入*。1946年1月至1947年8月,先后在西昌县立师**西昌西乡地下组织的活动情况

    九、成立西乡临时政务委员会

    西昌属于“蒋管区”,敌人势力强大,每个地下*员稍有不慎,即会带来杀身之祸。因此,对建*对象,利用各种关系进行考察,并进行艰苦细致的**人生观教育,阶级斗争和气节教育。经过严格的锻炼与考验后才能个别发展。从1948年下半年到解放,先后发展了彭承宗、马世明、杨荣成、巫俊伦、曾维林、谌志杰、**玉、朱雨苍、王文华(佑民)、徐孝忠、徐孝敏、赵有刚、刘裕恒、邓文科、王绍清、王国钧、唐开文、陈金鳌、杨成柱、朱中才、**华等,并先后和朱用霖、谌志贤、许成章接上组织关系。

    1949年12月12日夜,***西昌驻军24军136师师长伍培英奉军长刘文辉之命在西昌**,公开拥护*****。伍在**的准备阶段,曾派人来找西昌地下*给予支援。地下*也委托西昌的知名进步人士张剑波等与伍接触,地下县委派杨荣国、赵金魁给张当助手,如果谈判成功,还准备抽调数十名*员去136师任职。经过几天的接触,伍培英认为地下*力量太弱,不愿和地下*来往,怕争他的功劳。他一心一意把希望寄托在西昌警备司令贺国光身上,妄图和他同时**,争取更大的功劳。而贺国光虚与委蛇,表面应付,暗中作**准备。适逢成都解放前夕,胡宗南将其警卫旅朱光祖团(实为两个营)空运来监视贺国光并作**复国美梦。

    三、大搞“两面**”,进行合法斗争

    八、打算在牦牛山建立游击区未成

    四、伍培英**前后的工作

    西宁乡在解放前有一些在当地影响较大的上层人士,如国大代表徐乐三,县参议员朱作良,回族上层人士杨笃生,曾在外地任过区长的高致和、高履成等及其他一些有头有脸的士绅和袍哥大爷。在蒋介石**兴旺时,对蒋俯首贴耳。1949年眼看蒋介石旧**已摇摇欲坠,开始徘徊观望,心存疑惧,处于十字路口。敌人也在拼命拉,妄图让这些人死心塌地地为“蒋委员长”卖命。西乡地下*要开展“两面**”,也需要这些人作掩护。高汉东和高履成、高致和等都是回族长辈;朱雨苍与徐乐三、朱作良、杨笃生有一定交情,便由他们二人和这些头面人物经常接触,分析形势,晓以大义,识时务者为俊杰,与蒋介石划清界限,多为老百姓做好事。对其他士绅和袍哥大爷也如法炮制。因此,在开展“两面**”斗争中,**马乡长、500多人联名控告等活动期间,大多数人发挥了作用。1950年3月27日,**解放军南线部队44师驻小庙机场的131团官兵急需粮食供应。西昌地下县委得知后,派朱雨苍找到回族上层人士杨笃生先生,他慷慨借出大米5万斤,及时缓解缺粮之忧。1950年9月,川兴、南宁、盐中及城关镇部分乡发生大规模的土匪武装叛乱,曾包围了西昌县城。叛乱区乡许多敌伪军政人员,恶霸地主、袍哥大爷等都成了土匪骨*。而西宁乡、双龙、土坊、樟木等乡仅有少数人暗中为匪,但不敢公开**。绝大多数**对象未参加土匪,西宁区社会秩序安定。

    根据马识途同志有关开展“两面**”,进行合法斗争的指示,西乡**挑选一些工作能力较强,有一定斗争经验的同志以竞选方式到*****乡村基层**中任职,大家称之为“旧瓶装新酒”、“身在曹营心在汉”、“做白皮红心的萝卜”。1949年7月,经过做工作和选举,朱用霖当选为西宁乡副乡长,聘请高汉东为乡公所“师爷”(文书),唐开文当乡公所的公差;赵金奎、王文华(佑民)、杨成柱、**华被选为保长;谌志贤、邓文科、陈金鳌等当选为乡民代表。全乡12个保中,地下*员直接控制6个保,乡民互助会骨*控制了3个保。大家任职后就利用公职进行合法斗争,如赵金奎担任了第四保保长,谌志贤担任了第四保乡民代表,张思信担任副保长后,团结合作,以防匪防盗、维护地方之名,成立了30多人的武装自卫队,将保内大户大家的10多支枪支实行枪换肩,借出来交自卫队使用,再配些大刀长矛,担负起保卫县委和地方治安任务。如1949年冬,锅盖梁“三友食宿店”的老板(实际是军统特务)下乡以买生猪为名作明查暗访,打听地下*情况,自卫队反诬他们是“**”,毒打一顿后捆送乡公所,使这些特务分子吃了哑巴亏。

    1949年2月,以西宁乡五显庙村西昌县简易师范学校为中心,建立文东支部,赵金奎任书记;以西宁乡三宫庙村为中心,建立农西支部,高汉东任书记。

    二、发展建立*的外围组织

    六、开展统一战线工作

    1985年5月初稿

    利用各种办法抗粮抗款。西宁乡公所每月都要以各种名目摊派几次苛捐杂税,弄得老百姓民不聊生。每次派款下来,赵以保长名义分派到各家各户,富裕之家派得多,贫困人家派得少,并召开保民大会宣布后张榜公布,虚张声势一番,做样子给县上来人看,酷似*****的忠实奴才。暗中告诉*员和乡民互助会员共演双簧,让保内的老年人尤其是婆婆、大娘,经常到保办公处来诉苦、咒骂、耍泼,甚至要大骂保长本人,搅扰得开不成会、办不成事。赵又以人年轻(当时21岁),压不住*为理由,多次向乡公所送辞职报告。从1949年8月以后至西昌解放,摊派下来的巨额苛捐杂税分文未交。

    西乡**立即开会,一面派朱雨苍同志很快去向回族上层人士杨笃生先生借粮,很快就借到五万斤大米,派人送到小庙机场;同时决定在我军还未接收旧**的真空时期,以西乡**为主,从28日起在锅盖梁民众教育馆内成立“西乡临时政务委员会”,由朱雨苍任主任,谢克群、高汉东任副主任,谌志贤、赵金奎为委员,公开挂牌,抽调大部分地下*员和乡民互助会骨*近50人做具体工作,其任务是:1、为****解放军解决粮食给养,做好后勤保障;2、负责过路的敌军俘虏吃饭问题;3、清查登记潜伏在西乡境内的旧**军政警宪特工人员,收缴敌人隐藏下来的武器装备;4、广泛深入地宣传我*我军的政策法令,如《告新解放区**书》、《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受奖》政策,安定民心,打击坏人的各种**活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经过一个多月夜以继日的工作,为部队筹集粮食50万斤和大量草料,供应了数千名过境的敌军俘虏吃饭,收缴100多支各类枪支和一些弹药,登记了潜在西乡境内的300多名敌伪军政人员,打击了10多起坏人的**活动,民心安定,百姓拍手称快。

    1948年5月,**川康特委副书记马识途同志来昌视察,根据我*我军解放战争节节胜利的大好形势,要求在西昌(当时称宁属地区)开展武装斗争,宣传、教育,组织群众,开展“农运”、“工运”、“**”、“兵运”,在国统区开辟第二战场,积极慎重地发展*员,建立健全*的组织机构,开展“两面**”斗争和统一战线。**西乡**遵照这一指示,做了以下工作。

    当时宁属地区西昌、冕宁、会理等县的**地下组织互相传递信息,只能用书信、电报。而邮电等传媒机构为敌特机关控制,实施邮检、电检,且传递速度太慢。为了安全、迅速,地下*必须建立一条地下交通线。1949年上半年,**宁属工委书记黄觉庵同志离开西昌前曾给谢克群同志交待,2012年研究生录取线,要他经常和冕宁的王月生同志(工委委员兼冕宁县委书记)、会理的地下*负责人龚成林同志、李逸同志加强联系,互通信息。这一任务就落到谢克群同志居住的西宁乡五显庙村附近的西乡**来完成。谢克群曾亲自到会理和龚成林联系交换过意见。为了筹备金江一支队武装**的有关问题,李逸、刘瑛夫妇几次来西昌和谢克群商量后都住在朱雨苍家。伍培英部的李广惠营官兵在伍**时,正在赶往西昌途中,贺国光妄图利用李广惠通讯中断,不知西昌情况时歼灭。地下县委得知这一消息后,即派农西支部*员王文华(佑民)赶赴会理,告诉龚成林后,很快途中与李广惠营长通消息,使部队立即返回会理南路黎溪河口,后参加金江二支队武装**,任副司令员,全营官兵为**立新功。黄觉庵夫妇离开西昌时,赵金奎和专程从冕宁来昌的金发弟、赵涤生护送去机场。王月生同志多次来谢克群处联系工作,都由朱雨苍护送。赵金奎三次护送敌特机关通缉的地下县委**成员童光敏同志。赵又奉派经常往返于黄联关、礼州、大兴、高枧和西昌城区给章润瑞、何德俊、肖祖惠、王必明等同志传递消息、资料等。****颁发的《土地法大纲》、《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和《五一口号》等,都是冕宁地下*从收音机抄录印制后传到谢克群处再由西乡**派人分头传递下去的。在地下交通线上的同志们,虽然也遇到过一些麻烦,都能巧妙应付,化险为夷。

    1949年秋,根据工作需要,赵有刚的组织关系转到礼州**。樟木箐乡的冯恒才、冯恒明、曾乐生的组织关系由礼州转入西乡;盐源县盐中区(1950年5月划归西昌)高草乡杨立勋、杨立权的组织关系转到西乡**。经县委同意,杨立勋又在裕隆乡发展了王正中、王宇辉、张炳文、曾崇红四人。

    根据当时上级有关“发动民众、教育民众、组织民众,建立一支庞大的敢于和**派作斗争的民众队伍”的指示,赵金魁从1948年开始,先是组织“十弟兄”,人数增多后改名为“乡民互助会”,由赵任会长。从生产、生活入手,互相帮助,互相支援,互通有无。如会员遭遇被抢窃偷盗、拉兵,负担不起沉重的苛捐杂税,土豪劣绅的欺压时,组织积极的斗争。与此同时,通过开会摆家常等形式,向会员进行阶级教育,破除封建宿命教育,国际国内形势教育,让大家充分认识穷人为什么穷,不是命不好,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和剥削,蒋介石是三座大山的总代表。只有打倒蒋介石,解放全**,**才能翻身得解放。又利用本村在战场上被我军俘虏教育后解放回来的***士兵现身说法,介绍解放区的见闻和**解放军的精神面貌及优待俘虏政策,揭穿敌人“**共妻”的污蔑之辞。从而认识到蒋介石必败,**解放军必胜的道理。秘密学习****印发的《土地法大纲》,解放区实行土地改革后,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梦想,逐步提高会员的**思想觉悟,恨蒋、反蒋。从而我们在开展的两面**斗争,抗粮抗款等各种活动中,一呼百应。西昌县警察局孙巡官多次来五显庙(第四保)催粮催款时,不仅收不到,反被村上的老头、老太婆们围攻辱骂轰走。他向西宁乡乡长马思礼诉苦道:“第四保的那些老刁民实在难惹!”后来农西支部也推广这一经验。到1949年冬,西宁乡有会员1000多人。有些会员经过锻炼与考验,发展入*,中共西昌西乡地下组织的活动情况...............。仍有少数骨*基本符合条件家庭教育中育儿常见问题分析,,因上级通知停止发展,但在解放后这些同志走上新的工作岗位后,都先后入了*。

    西昌在解放前有东乡、西乡之分,西昌城以东的高枧、川兴、大兴、海南、瑶山等乡统称东乡,城西的西宁、双龙(今小庙)、土坊、太和、樟木等乡统称西乡。

    24军136师久住西昌,军纪败坏,训练无素,许多士兵是抓壮丁抓来的,老百姓视其为土匪和“双枪将”(一支步枪,一支**烟枪)。武器破旧,更没有向西昌老百姓进行为什么要**的宣传,就连许多公教人员都不知伍培英为何要逃跑。因此,伍培英部12月12日晚一出西昌城,就遭到贺国光部邱纯川团和朱光祖团沿途追杀,但有战斗力的李广惠营尚未赶到西昌。伍部沿安宁河北上,柏枝树一战,伍部精锐500多人的学生队被歼,屯垦团团长刘文虎在礼州阵亡,伍部逃到汉源时几乎溃不成军。该部官兵在小庙、西乡一带**较多,有的被抓去当兵的,有的乘机逃跑,隐蔽在小庙、西宁一带。有的不明真相的群众,由于平时痛恨刘文辉的土匪兵,甚至向追剿部队通风报信。

    在***蒋介石**时期,西昌和全国一样,把*****称作“**”,大肆*****人,“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脱一人”!可是一些仁人志士为了国家**的兴亡,大义凛然,不惧艰险,前赴后继。1941年前即有西宁的朱沛民(号用霖)、谌志贤,双龙乡的许成章同志先后秘密加入**西昌地下组织,实行单线联系,纪律严格。1941年蒋介石掀起第二次**高潮后,为了减少*****区我*的损失,****制定了:“隐蔽精*,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方针,对已暴露的*员迅速转移,尚未暴露的*员立即隐蔽,停止活动,由上级组织保留*籍,需要时再通知。谌志贤、许成章在外地找到职业后离开西昌;朱用霖隐蔽下来,先后曾任德昌中学和西昌县简师校校长。直到1948年前,又先后个别发展谢克群、刘代明、赵金奎、高汉东等入*,*组织仍处于地下状态、单线联系。

    四月初,西昌军管会成立,四月中旬新的**西昌县委和县****正式成立,礼州、西宁等6个区的**也相继成立,谢克群早在3月底就到西昌城内办理移交事宜,西乡**的其他同志也陆续走上新的工作岗位,西乡临时政务委员会完成了历史使命后也于四月底撤销。

    一、积极慎重地发展*员,建立健全各级组织机构。

    1950年3月27日早晨,当谢克群和西乡**的几个同志得知小庙机场已由**解放军攻占,胡宗南、贺国光已于头天晚上乘飞机逃跑了,大家十分高兴,决定立即去机场和部队接头,请示任务。131团赵政委讲道:“为了抢占飞机场,活捉胡宗南、贺国光两个**头子,解放军将重武器和一切辎重都丢在德昌,现在没有粮食、吃不上饭,希望地方*组织能帮忙解决。”

    五、深入敌军,了解敌情,夺取武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违法言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